【【本博不定期更新,对于同人文处于半A状态,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 名字是窗帘,头像里的那只异色瞳的小手套是本体
- 这里只是我一个用来发疯的小角落
- Twitter:@MetakoHe /邮箱:metako989@yahoo.ca
- 请务必阅读“我的食用说明”和“cp向说明”(pc页面可寻得)
 

桔梗

窗帘的日系原创挑战计划 #1

百合向,cp为浅野 萤×近山 月。

关于题目的取义可以参考:

http://zh.wikipedia.org/wiki/桔梗

中的”花语“一栏。

 

-早苗-

三月时的午后三点的慵懒阳光如同融化后带有丝丝热气的蜂蜜,从学校铝合金窗框边上点点滴落。萤盯着黑板上化学老师早苗写下的有机物的化学式里的一大串字母C和H以及偶尔出现的O,除了头晕之外只觉得无聊。

侧过身子去,眯着眼睛朝窗外的太阳望去。搭在课桌边缘的食指暴露在从灰蓝色的窗帘缝隙中滤出的一汪金黄色里,宜人的温度落在指尖上辐射开来,带来阵阵熨帖。

“浅野同学,请你出去!”

很明显,萤的小动作被讲台上严厉的早苗先生发现了,随即而来的便是顺口的一句不耐烦的驱逐令。萤不语,只是在心中小小地咒骂了一句早苗你这个老处女,之后便在班上除了月之外的女生们的哄堂大笑中走出了教室。

“肃静!我还在讲课!”

 

午饭时间,两个人坐在学校湖边的草坪上,傍着樱花树相对而坐。

月把便当递给萤时,明知道是无用功但是还是出自好心劝说了她一句。“喂,我说你啊,就不能有一节课不惹早苗先生生气么。”

萤却不以为然。“我不过开了下小差而已,又没惹她生气。是那个老处女自己心情不好而已啦。”

月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饭后,萤依傍在月的身边,掏出手机开始了刷推特的所谓“日常任务“。月却因为萤的依傍而感觉到有些心乱,根本无法集中精神在国文课本上。月从来对萤靠在自己身边时,萤的肌肤的柔软触感没有丝毫的抵抗力。

 

近山月初见浅野萤时,是在被父母亲带去的某次亲戚的聚会上。严格来说,两人是表亲关系,只不过血缘鸿沟实在是十分巨大以至于这层关系到了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那时刚过七五三节,因此聚会里的所有女孩子都穿着新买的漂亮和服。萤和月也不例外。月的妈妈可以算是萤的母亲的堂姐,因此两个家庭十分相熟。萤只和母亲一起参与了那次的聚会。

“月,这是你的小表妹浅野萤。”

七岁的浅野萤颇有双亲的良好遗传,例如父亲的高挺鼻梁和母亲的瓜子脸。三岁开始留的长发油亮乌黑,纤长的睫毛随着眼睑的开合而扑闪着,如同黑色的蝴蝶。脸上敷了一层淡淡的腮红,与身上的樱色底散布着躑躅色的中振袖和服十分相称,如同一朵小小的朝颜花。

“相比之下自己的短发,开始略有近视而显得没什么灵气的双眼,被久治不愈的咳嗽折磨得有些苍白的圆脸,以及露草色带黄支子色镶边的和服显得逊色许多。“月苦恼地想。

”初次见面,我是浅野萤。请多多指教!“

萤朝着月绽放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同时右手伸出,抓住了月的手掌。极为得体的言辞和如同草莓般清新甜美的嗓音,以及手上的柔软触感,让月只觉得整个吵闹的会客厅都被照亮了一般。同样受到感染的还有喜爱孩子的月的妈妈,近山三千代。她连忙用手指掩住了自己的嘴唇以免发出惊呼声。

”初次见面……我是近山月。请,请多多指教。“呆愣了半晌后,月才结结巴巴地回应了对方的辞令。

“很高兴认识你!”

正当月打算回应萤热忱的语句时,萤的母亲在远处招手示意萤该离开了。

“对不起,妈妈叫我离开了。我该走了,再见!月酱!”

 

“你看看你,人家萤酱多乖,就不像你这样呆头呆脑。“之后便是长年妇女们的茶会了。不出意外地,刚进入茶会就坐后,偕同母亲三千代出席的月便被她数落了一句。

“萤?是嫁给了浅野家的由佳的女儿吧。”旁边一个月不认识的中年妇女好奇地接过了话茬。

“是啊。光枝你刚从美国回来可能不认识。“三千代说道。

坐一旁的月最不喜欢的婶婶寿子按捺不住她那长舌的本性了。”听说由佳和她的丈夫只是政治联姻哦。两夫妻似乎过得并不怎么样。“

“什么?”光枝和三千代同时被这个消息震惊到了。

 

那时的月并不理解母亲那紧锁的眉头和那一句“真难得那孩子还有那么漂亮的笑容”的叹息,直到两个人同时进入一所东京的某所著名私立全日制的女校学习的时候。月以全优成绩考入了这名学校。而萤只是靠着月的母亲,三千代的奔走打点才勉强以保留生的身份进入了这座学校。

光阴荏苒。两人再次相见时是在开学典礼后,学校的盥洗室里。

月几乎要认不出萤来了。要不是两个人通过电话同时约好在这里见面,月一定觉得自己认错了人。

萤小时候的草莓般的清新甜美的感觉消失殆尽。现在的她的长发不再乌黑柔亮,而是染成了庸俗的稻草黄,且有些凌乱,在学校米黄色的LED灯下泛着无力的光晕。脸上浓妆艳抹,身上的刺鼻的香水气味充斥在狭窄的盥洗室里,熏得月有点想吐。

“哟,阿月好啊。”语气也变得轻佻了。

月有点难以置信。这与记忆中那个热情可爱的,说着”初次见面,我是浅野萤。请多多指教!”这样得体语言的浅野萤的形象出入太大。

“阿月你的变化好大啊。变得越来越像学校里的那些无聊的先生那样了呢。“无视掉月的沉默,萤兀自地悠悠地说道。

的确,月无权指责萤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时间过去了将近十年,就连月自己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如同豆芽菜一般的身材,齐肩的头发扎成了干净利落的马尾,露出了充满英气的宽广额头,藏在镶有黒檀色塑料边框近视镜片后的黑茶色的双眸明澈而锐利。

 

虽然月向来反感这种流气十足的装束,但是对象变成了萤,月不知道为什么不觉得反感,反而宁愿去适应。当然,萤的头发亦被学校勒令染回了黑色。

开学后,月发现萤的学习是一等一的差。她不仅无法理解数学的那些公式,就连国文这种语言课也蹩脚。为此,月牺牲了许多时间对萤辅导。月也发现萤实际上相当聪明,只不过不愿意听老师讲课罢了。每次问萤原因的时候,萤选择沉默。一来二去月也不好意思再询问了。不过有着月这个近乎游戏外挂般的鼎力帮助,萤的成绩勉强过得去,不至于被各科先生请去办公室喝茶。

 

湖面上吹来一袭带有湿气的微风,打破了月的沉思。

她合起了手上的国文课本,整理了一下裙子的下摆,摘下了眼镜,将头靠在了萤的肩膀上。”果然,我的心跳有些加速呢。“月苦涩地在心中嗤笑了自己一声。

“萤。”

“嗯?“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对我说的话吗?”月闷闷地问道。

“初次见面,我是浅野萤,请多多指教……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想起了很久以前而已。”

 

萤的瞳孔突然黯淡下来。

“是啊,很久以前。“

----------------------------------------------------------------------------

浅野 萤(Asano Hotaru):本文女主角之一。小时候活泼可爱,长大后因家庭变故而折堕,变成了月心目中坏学生的标准形象。

近山 月(Chikayama Tsuki):本文女主角之一,母亲为近山 三千代。中产家庭长大的普通女孩子,热爱学习。(你可以认为她是学霸的标准模型(大雾))

近山 三千代(Chikayama Michiyo):月的母亲。非常喜欢可爱的小孩子。

浅野 由佳(Asano Yuka):萤的母亲。

光枝(Mitsue):三千代的亲戚,已移居美国。

寿子(Toshiko):三千代的亲戚,为多数人所忌惮的长舌妇。月最讨厌的婶婶之一。

早苗(Sanae):月和萤的化学老师,对学生十分严厉,高龄未婚。

 
评论
 
热度(2)
© Despawn Not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