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博不定期更新,对于同人文处于半A状态,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 名字是窗帘,头像里的那只异色瞳的小手套是本体
- 这里只是我一个用来发疯的小角落
- Twitter:@MetakoHe /邮箱:metako989@yahoo.ca
- 请务必阅读“我的食用说明”和“cp向说明”(pc页面可寻得)
 

老爷爷,玩心么(三日鹤/赌场paro)

不要被标题吓到

被吞了,把去掉肉之后的版本发上来QAQ

英语persuasive essay第一段严重卡文中,摸个鱼

深藏不露爷爷×记牌老千姥爷

只是个段子

人物属于n社,ooc属于我

作者今天没吃药系列

----------------------------------------------------------------------------------

晚上的不夜城灯火辉煌,五颜六色的荧光灯交替闪烁,如同恶魔的诱惑,年轻的男男女女无法抗拒地踏进了这栋机会主义者的乐园。

只有两种人能够在这里呆上一个小时:腰缠万贯的富豪以及神出鬼没的老千。其余的小鱼们在头十次下注后即被庄家施计骗去了所有的筹码,然后像落水狗一样盘算着自己的债务,夹着尾巴悻悻地走出了大门。

所谓的新手运,在营业性质的赌场的那套潜规则运行之下,不过是个讨人一粲的笑话。

鹤丸国永属于后者。他是行走在黑道与白道之间的灰色地带的一位职业老千,在业界中曾煊赫一时。但是由于这位天才神龙见首不见尾,许多人以为他已被某个赌场识破而命归西天了。

今天不过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夜晚。星罗棋布,一轮新月在云雾中若隐若现。

“首先,要穿着得体入时,让别人认为你是什么都不懂的年轻的商业新贵,你在赌场的唯一目的就是挥霍自己的所得。”

鹤丸国永的外貌极具迷惑性。柔软的银色头发随意地披散在脑后。瞳孔如同闪烁的琉璃,眼角上扬;双唇如同绽放的桃花,唇线上翘。脖子上的金链,修身的黑色莱卡面料西装,一丝不苟的墨蓝色领带,手腕上的玫瑰金机械表,油光蹭亮的皮鞋。所有的元素综合起来,他表面上只是一个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

他轻吹口哨,路过了柜台前的女性调酒师,引来一阵哄笑。

“其次,要与队友打好配合战。按照规律推算自己的点数。”

鹤丸注意到了一早混进来的烛台切,他正假扮脾气暴躁的老水手大声喧哗着自己的“事迹”,当然都是杜撰。

“老先生,今天运气怎么样?”

“噢,不瞒你说,我这个月跑船的薪水又花光啦。”

“第三,对暗号烂熟于心。”

鹤丸的大脑如同英特尔i7芯片一样开始高速运算。翻开自己牌,Q和4。烛台切的暗号“薪水花光”表示这桌的牌普遍偏大。那么下一张一定是小牌。再看看其他人已经翻出的牌,下一张自己一定可以……

鹤丸将所有的筹码压在了自己身上。

“我赌我自己,继续要牌。”

庄家的脸色明显难看了一些。鹤丸翻开下一张牌。果然,那张牌就是——

“承蒙照顾,黑桃5,21点。有被吓一跳吗?”

围观的人爆发出一阵惊呼。

“要适当掌握输赢的频率,不要过于显眼。”

“啊呀,爆了。这可真是被吓到了呢。”鹤丸假装可惜,叹了一口气。“新手运要花完了吗?”

“最后,见好就收。”

午夜两点,鹤丸见形势明朗,立即假装疲惫,去吧台点酒喝,准备伺机脱身。

他注意到调酒师换了另外一个人。

新的调酒师身材高挑,甚至于鹤丸相比有超出的样子。一头紺蓝色的短发修剪得极为整齐,细长的丹凤眼内,瞳孔嵌入了新月,在一汪平静的琉璃色湖面上散发出淡淡的光华。黑色与金丝混编而成的头绳,蒲公英色的流苏,天鹅般优雅修长的脖颈,黑色的燕尾服,红黑格子的领花。欣长的手指轻转调酒壶,眼花缭乱的抛壶动作不失优雅,收获了旁边珠光宝气的贵妇人们一片艳羡的眼神。

果然。鹤丸心想。

他假装没事人一般在吧台前就坐。“请给我一杯血腥玛丽。”

调酒师朝他报以微笑。“这还真是少见呢。阁下似乎对西红柿汁配伏特加的味道情有独钟。”

鹤丸只是哂笑。

待调酒师端上一杯血腥玛丽时,鹤丸却没有接过高脚杯。

“这杯算我请你的。”他直勾勾地盯着调酒师。“请给我一杯,‘生命之水'。”最后四个字特地被他加上了重音。

四周倏忽寂静下来。调酒师并没有对鹤丸的唐突表示丝毫不悦,只是耸了耸肩,举起酒杯向鹤丸致礼后,一口喝光了高脚杯中的猩红的鸡尾酒。

“好酒量。那么,”鹤丸站了起来,与调酒师平视。“我的‘生命之水’就不用换杯子了,免得擦洗麻烦。”

人群爆发出一阵窃窃私语,纷纷讨论这个人到底是何许人也,竟敢公然提出如此暧昧而过分的要求。

生命之水,是酒精含量高达60%的纯伏特加。

调酒师轻轻摆了摆手,顺从地从架子上拿出酒瓶,倒进了鹤丸面前的杯子里。然后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银发青年也学着调酒师那般一口喝尽了杯中的烈酒,没有丝毫迟疑与停顿。

“有被吓一跳吗?”

调酒师愣了一下,然后给予了鹤丸一个表示肯定的微笑。

“惊吓还在后面呢。”鹤丸眯起了双眼,拽起调酒师的领结,“我要和你赌一场。我的赌注是我自己,如果我输了,我任你处置。”

背景的人声渐渐散去,似乎被人施放了大规模的沉默魔咒。整个世界的焦点全都集中在了面前行为怪异的两人。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调酒师那瞳孔中不可思议的新月瞳纹璀璨夺目。“我输了,也任你处置。”

在这个赌场中央,最豪华的赌桌上,正上演着这座赌城落成以来有史最荒诞古怪的一场对弈。

第一张牌,红桃K。

第二张牌,梅花A。

第三张牌,是方片6,差一点到21点。

鹤丸在心中默默捏了一把汗。下一轮只有抽到A才能获胜。于是他干脆放弃。

然而,对面的调酒师却笑盈盈地在鹤丸的心里刮起了晴天霹雳。

“对不起,我这是21点。”

黑桃J,梅花5,方片5。

他走到鹤丸面前,在众目睽睽之下用纤长的食指勾起了鹤丸挂在脖子上的金链。

“尊敬的先生,你刚才似乎说了任我处置的哟。”

鹤丸也不甘示弱,这个圈套他一早就识破了。他也学着对方的样子,左手绕到对方后脑勺,手指轻轻缠绕上那根头绳的末端。满意地看到了那新月变得迷离而朦胧,以及对方灼热的视线以及呼吸。

“悉听尊便,三日月学长,这是你的地盘。”

================================

至于后事如何,请听我下回补档(哭)

话说有什么比较好的外链呢,weibo不玩,不老歌无账号。Google drive国内又被墙……试着百度云好了。

2015-05-27 18 /
标签: 三日鹤
 
评论(18)
 
热度(120)
© Despawn Not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