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博不定期更新,对于同人文处于半A状态,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 名字是窗帘,头像里的那只异色瞳的小手套是本体
- 这里只是我一个用来发疯的小角落
- Twitter:@MetakoHe /邮箱:metako989@yahoo.ca
- 请务必阅读“我的食用说明”和“cp向说明”(pc页面可寻得)
 

日上三杆(日常向/三日鹤)

爷爷组某个事后的早晨(所以只有一些糟糕的描写,并没有肉(

受爷爷打扮不能的设定启发出来的脑洞

又名:两位老夫老夫的腻歪日常

自从姥爷来我家后我赌刀都是打刀循环()发一篇文求脱非

其实还有一个计划是让两位老人家互相脱的(但是私心不太想发(

 

期末考试复习ing,因为要搬家所以暂时和母上大人在一起住……所以最近更文不会太勤快,见谅。

 
 

——————————————————————

一轮绚烂的金乌从远处的山峦之中缓缓升起,随着熏风飘来几声山中野生雄性山鸡的打鸣声。清晨柔和的日光下澈,渗过新更换的毛竹百叶窗的间隙,在冰凉的黄竹竹席上化作一道熹微的光斑,带来的点点微暖惊醒了酣睡之中的鹤丸。

 
 

稍微张开眼睑,所面对着的是三日月紧实的胸膛。对方卸去手甲后优雅的手指正轻轻抚摸着他的脊骨,属于三日月的微凉温度沿着肌肤掠过鹤丸的大脑,在炎热的夏日里却几乎冰冻了他思考的能力。两个人昨晚折腾了大半宿,最后鹤丸实在累得不行在三日月的第四次进攻中投降,心安理得地单方面挂起了免战牌,在三日月的怀中沉沉睡去了;因此,现在处于下位的鹤丸光洁的小腹几乎紧贴着三日月,肌肤准确无误地描绘出令他脸红心跳的某处。两个人的双腿暧昧地彼此纠缠,怎么想都是很糟糕的姿势。

 
 

似乎是察觉到了鹤丸脸上温度的不对劲,三日月低下头,琉璃蓝色的眼睛盈满了笑意。“鹤,醒啦?”

 
 

鹤丸没说话,只是往三日月的怀里又蹭了蹭,在鼻腔中勉强挤出一个表示肯定的音节之后,寻求到了更舒适位置的他嗅着三日月的淡淡的男性气味与房间里的冷香,疲劳感再次占据了上风。然而三日月某个地方的尺寸变化却一时间让鹤丸睡意全无,仰起头来用不满的眼神瞪着仍是笑眯眯的三日月。“喂,老流氓,昨天你要了那么多次还不够么。”

 
 

“嗯……好像是有点不够。”三日月把脸往更长一些的左边的鬓角头发中侧了测,做出思考状。

 
 

鹤丸用拳头轻敲了三日月的后背一下。“这么大年纪了却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肾,这可有点吓到我了。”

三日月哈哈大笑,环绕鹤丸的双臂又紧了紧。


“你知道,三日月,”鹤丸的手指摩挲着三日月的肌肉线条。“这就是为什么我这么喜欢你的原因。”

“哈哈哈,也许是我刃身上的打除纹多吧。间接影响到了这付人类之躯的形态呢。”

 
 

结果两个老人家还是耳鬓厮磨直到午时。烛台切只是在两人的院子里敦促两人快点起床后便匆匆离开了。上次在三次催促无果,大为光火地拉开那栋纸门后看到的旖旎景象差点没让他的另外一只眼睛也丧失视力,自从那次尴尬经历之后便再也不想在这本丸里最静谧的院子里多呆一秒。

 
 

鹤丸艰难地支起自己的背部站起来后,一滴白色的浑浊自鹤丸的后穴滴出,鬼使神差地滴落在地面;同时,正有更多的沿着他的大腿蜿蜒而下。他感到自己脸上的温度在急速攀升,对上三日月的打趣目光后羞窘得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

 
 

“对不起,鹤。”两人踏入浴室,在被太阳升温过的凉水里,三日月终于将鹤丸清理干净后,满带歉意地说道。

“知道就好。”鹤丸突然朝着三日月的方向泼去了一抔水,没反应过来的三日月被那捧水迎面击中,打湿了鬓角的额发。鹤丸扳回一城,似乎心情好了不少,在水池边咯咯笑着。

 
 

终于玩够了的两人拾起旁边的衣着,像往常一样两个人互相帮助对方穿上衣物。

 
 

鹤丸老实地给三日月套上了深色的单衣。然而轮到三日月时,他的手指却在有意无意间触碰着鹤丸白嫩的肌肤。鹤丸有些不满。“别趁机占我便宜啊,三日月。”

 
 

“鹤的便宜我已经吃得不少了唷。”

看着鹤丸黑下来的脸,三日月习惯性地将手背遮起嘴唇,掩盖着此时的笑容。“哈哈哈,如此甚好,甚好。”

 
 

鹤丸难以明白这本丸第二大老爷爷的奇怪脑回路。前一秒还是老流氓,下一秒就开始脱线。不过这样反差萌的三日月只有自己能看到——鹤丸感到了莫大的满足。

 
 

接下来的事情也没有太过分的发展。鹤丸看着衣着苦手的三日月在给自己套上单衣后对着白色的衣服束手无策,轻轻笑了一声。鹤丸只披着件蓝青色的单衣,替三日月套上差绔,用前纽绑紧,又用后纽围绕一圈固定好。在其之后是两件白色的里衬。披上带有刀纹的繁重的深蓝色狩衣,箍上腰带,整理前襟,将他的本体别在他的腰间,把他的手臂穿入袖子,还有一些零碎的甲胄,最后替他绑上那根带有黄色流苏的头绳后,才算是大功告成。

 
 

“为什么这么恶趣味要绑这样的头绳啊,”鹤丸用手指轻轻地拨动着流苏。“这样根本没有刀剑的干净整洁感,而且还略显繁琐。”

“有着特殊的用途,并不能告诉鹤呢。”

 
 

瞥了一眼旁边的日晷,估摸着烛台切的怒气快要到爆发的临界点,鹤丸小声地抱怨了句平安时代的贵族衣服里三层外三层真麻烦后,三下五除二穿好其余的内衬,披上羽织,抄起本体便拉起三日月的手,风风火火地朝着本院飞奔过去。

 
 

———————————————————————

对于平安时代的衣物描写不能。欢迎勘误。

修正了一些bug和用词错误(

话说没有人对于爷爷流苏的特殊用法有疑问么……或许大家都知道了(茶)

 

2015-06-14 15 /
标签: 三日鹤
 
评论(15)
 
热度(84)
© Despawn Not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