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博不定期更新,对于同人文处于半A状态,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 名字是窗帘,头像里的那只异色瞳的小手套是本体
- 这里只是我一个用来发疯的小角落
- Twitter:@MetakoHe /邮箱:metako989@yahoo.ca
- 请务必阅读“我的食用说明”和“cp向说明”(pc页面可寻得)
 

来手合吧!(三日鹤/枕头大战paro)

我居然在写我最最不擅长的打斗场景描写(
最近事多,身体又有些不好,很久没更,请见谅(
有三日鹤群陪我开脑洞么(认识的刀坑妹子很少吃三日鹤OTL
纯爱向。而且是篇祭品。我发现每次我更文的第二天要啥来啥……希望明天能找到或者赌到走失老人。
今天大家期待着怎样的惊喜呢(x

========================================
“啊,今天的当番是手合呢。”鹤丸瞄了一眼内番任务告示牌。“不过总是这样子手合也太无聊了……你每次都放水,没什么好玩的……”鹤丸不满地嘟囔着。
“因为我怕鹤会受伤啊。”

忽然,鹤丸像是得到了什么启发一样。“三日月,我们去房间一趟吧。”
三日月眼中的新月闪了闪,微笑中隐隐蕴含着狡黠的意味。“哦呀,鹤这是要和我寝当番的邀请么?”
听到这样赤/裸裸的调/戏,鹤丸瞪了三日月一眼,耳根不自觉地染上了绯色,抬起拳头,衣服上的金链子因此哗啦啦地晃动,朝三日月的胸口来了记看似来势汹汹,实际上不痛不痒的一拳,“你这老流氓就不能思想纯洁一点么。”
三日月只是哈哈大笑,他虽然有意,但春宵和审神者的怒火孰轻孰重,他还是分得开的。

在两人回属于两人院子的路上,鹤丸突然在半路上停了下来。“目的地到了~”
“嗯?”仍未反应过来的三日月抬头望了望,发现这里是本丸里用来放置备用床褥的储物间门口,鹤丸早已先他一步踏入了部屋,在环绕墙一周的柜子到处搜寻着。
“我听光忠他们说过是在这附近的来着……呀。”
鹤丸打开了某个柜子的门口,想要拉一个枕头下来,结果枕头们如同从天而降的投石劈头盖脸地掉落下来——不过没任何伤害力。
鹤丸从地上拾起一个枕头丢给三日月。“喏,今天用来代替我们的本体作为武器的替代品。”

三日月下意识接过了那个四四方方白色布面的枕头。试着挥舞了一下,比起本体来,用棉花作的填充料轻飘飘若无物,不如本体那样带有钢的重量,反而不容易操作。薄薄的刃片变成了拙笨有着密密麻麻的针脚封边的枕头侧边。除此之外,挥动时亦要小心,失去了刀柄上的纹路,摩擦力的陡然下降必须要紧紧攥着枕头的其中两个角才能避免脱手而出,一些精妙的技巧也不能施展。

“哈哈哈,好。”

 

手合场上一如既往地站立着对战双方,不过双方手中的武器既非木剑也非本体,而是白花花的枕头。短刀们从来没见过如此别开生面的战斗,纷纷站在台下兴奋地张望着,就连一直没离开过茶室的莺丸也难得地提起茶壶,委托萤丸替他拿茶具,在一旁的亭子里观战。

 

“这可是连大包平都没见过的场面呢。”莺丸轻轻呷了口茶,对着旁边坐在一摞书上而勉强与自己平视的萤丸说道。

“嗯。不过也幸亏烛台切,长谷部和主上都出去了呢。不然看见这幕场景不知道有怎样的神情。”

自然场上的两人是听不到这番讨论的。

“依彼此喜欢的步调出击才能产生成效吧?”

“嘛,算我输也可以。”

“才不要!”

鹤丸先发制人,刹那间完成加速,一个迂回到了三日月的侧面,手中的枕头朝着三日月的侧颈就拍过去。这里是人类躯体的大动脉所在处,没了这根生命之脉的输送,大脑恐怕很快就无法思考了吧。当然,作为天下五剑的三日月自然也不会这么轻易就被击倒,一个与年龄极不相称的灵巧闪身便躲了过去。

 

“这还真有这两个人的风格呢。鹤丸殿出其不意,三日月殿倒是沉稳端庄。”一期一振点点头,朝着自己的弟弟们说。

 

小小的枕头比起本体来在长度上有了显著的缩小,因此攻击半径也变小了。三日月与鹤丸之间的距离比起平时手合时贴近了不少,台上也没有了金属嘈杂的哐当声,一时间只见绀蓝色与银白色相互萦绕,金链与流苏飞舞,在空气中划过宜人的弧度。

 

“世人说你因为追求刀的美感而在平衡性上有所欠缺,看来都是谎言。”

“哈哈哈,被鹤这么称赞我一时间有点不好意思。”

 

流畅地接过鹤丸的几次攻击之后,三日月忽然开始了反击。

“……哎,这个时候不该笑呢。”

听着三日月突然拉低的声线,鹤丸心中暗叫不好,将枕头收回,脚下也不再虚浮,压低重心,摆出了防守的态势。果不其然,三日月的一记刺击应声而到,枕头从刁钻的角度直取鹤丸的天灵盖。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呀。”

 

鹤丸轻跳,用脚尖给予了自己一个角度,朝着一边躲去。同时,三日月因这次攻击落空而胸前毫无遮挡——

“出乎意料啊,有破绽!“

”那这样如何?“

三日月眼中的新月燃烧起了蓬勃的战意,枕头被他撤回,转了个圈,恰好抵消了鹤丸的进攻。而且还被他顺势借力推开了鹤丸。鹤丸被后冲的力量所迫,向后踉跄了几步才缓和过来。

” 不错呢...让我吓到了...!“

鹤丸调整了一下手中的枕头,朝着三日月俯冲过去,速度前所未有之快,如同鹤一般笔直地朝着三日月冲过去。

最后的总攻。

” 那么...等等要是输了,你也不需要感到惊讶啊!“

“  真热烈。我也认真起来吧。“

 

鹤丸给枕头灌输了全部的力量,朝着三日月猛扑过去。同时三日月也举起了手中的枕头——

 

短刀们惊呼出声。

莺丸的茶杯翻倒了。

“嘭——“

电光火石之间,两个枕头因为互相的作用力太过强大,竟然爆裂开来,里面纷纷扬扬的羽毛漫天遍地地飞舞,一时间如同下雪一般。

 

而鹤丸由于惯性又向前走了几步,与三日月间的距离几乎到了鼻尖碰鼻尖的地步。趁着飘扬的羽毛尚未落下之时,三日月微笑着在发愣但明显眼睛里闪着十分兴奋的光芒的鹤丸的嘴唇下轻轻印下一吻。

鹤丸很快反应过来他做了什么,绯红着脸颊别开头去,避开三日月眼中闪耀的新月。

 

审神者回来之后看到一片狼藉的手合场和一团糟的备用仓储室,看着眼前不断冒出樱吹雪的三日月和低下头来认错的鹤丸,吐出嘴里的樱花花瓣后,愤怒地给两人安排了打扫本丸的任务。 
 
 
 
======================================== 
最近想写爷受( 
感觉会是很魅惑的类型( 
然而攻君是谁好呢? 
对不起因为声优我怎样也吃不了小狐三日……(每次都联想到小野寺和朝比奈OTL( 
鹤三日貌似是个不错的选择(

2015-06-26 7 /
标签: 三日鹤
 
评论(7)
 
热度(53)
© Despawn Not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