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博不定期更新,对于同人文处于半A状态,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 名字是窗帘,头像里的那只异色瞳的小手套是本体
- 这里只是我一个用来发疯的小角落
- Twitter:@MetakoHe /邮箱:metako989@yahoo.ca
- 请务必阅读“我的食用说明”和“cp向说明”(pc页面可寻得)
 

动作描写练习之梳头(没题目的段子/三日鹤)

色气30题的段子


1)为对方梳头发

原体是眼角的泪痣……可这两只老妖精脸上白玉无瑕,哪里来的泪痣啊((想了想还是改题目好了QAQ

题目让我写得一点也不色气,反而是写得像凉白开一样。


天刚擦亮,远处的森林里传来婉转的莺啼。两人年岁已经不是花甲一类的词语可以所能表达的,对时光的逝去也没什么感慨:既不会对一天的开始感到欣喜,也不会对一天的结束表示惆怅。


三日月饶有趣味地端详着旁边刚睡醒的鹤丸,这是他一直的“恶趣味”。鹤丸睡姿的恶劣以及不安分的睡眠让他原本银白色的头发显得有些凌乱,几根头发甚至在他脑后倒竖起来。


鹤丸感受到三日月的目光,用手试图压下翘起的毛发。三日月看着他的可爱模样,笑着拿起一旁的梳子,细长的手指轻轻按着鹤丸的前额,冰凉的指尖触感透过鹤丸的头皮,一个激灵让鹤丸瞬间清醒起来。一时间两人相对着,无言。

梳齿轻搔着鹤丸的头皮,三日月的体温透过薄薄的内衬传来,鹤丸的鼻腔里一时间只剩下了属于三日月的淡淡体香。浑厚,如兰,一点一点地安抚着鹤丸,让他只感到安心。

撩起有些长的白色发丝,鹤丸的脖颈在他面前暴露无遗。纤长,白皙,柔美,在朝阳的光线下泛起熠熠光辉,和真实的仙鹤脖颈相差无二。侧面的大动脉轻轻地鼓动着,昭显着生命的活力。手指轻轻拂过,浮现出点点樱色,很快又消隐而去,如同落入湍急溪水中的樱花花瓣。


三日月梳到鹤丸脑后的头发时,轻轻低下头,紺蓝色的发丝与银白色的发丝暧昧地互相纠缠着,如同大海与白云,不离不弃。


“长发绾君心。”

鹤丸闻言,没说话,然而红得快要滴血的耳根出卖了他。


2015-07-27 /
标签: 三日鹤
 
评论
 
热度(40)
© Despawn Not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