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博不定期更新,对于同人文处于半A状态,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 名字是窗帘,头像里的那只异色瞳的小手套是本体
- 这里只是我一个用来发疯的小角落
- Twitter:@MetakoHe /邮箱:metako989@yahoo.ca
- 请务必阅读“我的食用说明”和“cp向说明”(pc页面可寻得)
 

绵延的朱红色(日常练习描写/三日鹤)

*颜色15题

*吉原paro

*花魁鹤x新晋大名爷,但是爷爷只是个线索人物。

*只是听着苹果女王的gamble想练描写了

*鹤丸道中描写……ooc……大概吧。

*笔者历史全部还给老师了。欢迎捉虫。
============

日落西方,华灯初上。美人出浴,忙贴花黄。熙熙攘攘,花街柳巷。寻欢作乐,曲水流觞。鬓角如云,钿簪钗步摇。华服如画,花鸟腰前结。调笑声不绝于耳,行人影迷眼如烟。

三日月借着吉原里的一片暗淡的红色在屋檐下疾步走着,朝着与对方约好的玉菊屋前进。他第一次来这些纸醉金迷的地方,凭借着过人的定力与应变能力摆脱掉朝他献媚的游女。三日月作为刚刚打下一片地盘的大名,又是远近闻名的美男子,身旁的女子如同过江之鲫。但是三日月并没有领受她们的好意。他认为,能侍奉于自己左右的只有那弱水三千里最为甘甜无瑕的那一瓢。

然而眼前的景象却不由得让他停下了脚步。前方,为首身着深色的男子摇晃着手中扎满了红色丝绸的银铃,叮叮当当煞是悦耳。跟随在副侧的则是提着红色的纸灯笼,上面绘有隐隐约约的像是一只鹤展翅的纹样。两边的行人都自觉地让出道来。三日月感到有些头疼。

花魁道中,吉原女子出人头地的时刻,化作凤凰接受百鸟的朝拜。

待那“女子”渐渐走近时,三日月才感觉到不对。似乎,那红色身影头上并不是梳着典雅的立兵库。而是一头漂亮的齐肩银发扑散在脑后。

队列的行进速度非常缓慢。三日月慢慢地才看清众星捧月的花魁。似乎是少有的男妓,身上和普通的花魁一样穿着极为夸张厚重的华服。由于松散的发型,头上并没有满头的珠翠,得天独厚的银色发丝泛着浅红色的光晕,比朱红色的宝石更为璀璨夺目。那双金灿灿如同一汪蜂蜜的双眸就是最相称的巧夺天工的细软。并没有过分浓烈的妆彩,只是适当地弥补了原先的的小瑕疵。秀气的脸庞,白皙的肌肤不加画蛇添足的雪粉,在淡淡的赭红色灯笼的照耀下呈现出健康天然的光泽。耳垂仪式性地挂着红玛瑙耳坠,脖子上则是窄窄的一圈饰有石榴石的金链子。外套着朱红色的大振袖,上面用金色绣线绣满了展翅翱翔的鹤,绯红色的内衬比外套长一截;带樱色镶边的黄色腰带在腰前中规中矩地结好,随着主人轻盈如蝶的外八文字步而一摇一摆。趿着厚重的高底乌木屐,灵活的脚腕内斜着,不慌不忙,游刃有余,在地上划出完美的弧线后又摆正最,优雅的脚踝牵动着三日月的心。

眉不动而威,唇不启自媚。

如同翩翩起舞的仙鹤一般。

巨大的油纸伞亦采用了朱红色的设计。与上空整齐的朱红色灯笼融为一体。似乎是察觉到了热烈而陌生的视线,那沉鱼落雁的花魁转过头来与三日月对视了片刻,继而,涂有鲜艳欲滴的朱红色唇蜜的丹唇轻抿,报以礼貌的微笑,很快又转过头去,一板一眼地踏着美妙的步伐,沿着街道前进,不再驻留。

霎时间,漫天遍地的朱红色在三日月的视界里渲染开来,在他的心中喧哗着。

=======================

想到什么写什么,这样突然的更新,吓到了吗?(x
我又作死深夜码了,困困困(…

2015-08-18 3 /
标签: 三日鹤
 
评论(3)
 
热度(43)
© Despawn Not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