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博不定期更新,对于同人文处于半A状态,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 名字是窗帘,头像里的那只异色瞳的小手套是本体
- 这里只是我一个用来发疯的小角落
- Twitter:@MetakoHe /邮箱:metako989@yahoo.ca
- 请务必阅读“我的食用说明”和“cp向说明”(pc页面可寻得)
 

Brilliant(七夕贺文/三日鹤/日常向)

This moment is brilliant^-^

现paro,毫无剧情,只是日常

两人身份文章没提及,只是重度虐狗

是的,作为单身狗的我写着写着眼泪落了下来

今天起晚了,没赶上七夕,反正我这边还没过(喂

单身狗写着一对cp在七夕节虐狗还得自己想虐狗情节而且还不能烧该cp……

不说了,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第一句话的正确翻译:玩家惊扰了witch(x

========================================

水珠噼噼啪啪击打着玻璃的声音惊扰了鹤丸的美梦。下意识地探查旁边的温度,伸出的手却被人敏捷地捉住。一个轻飘飘的吻落在鹤丸的手背上,悦耳的略带老气的男中音在鹤丸的耳畔轻拂着。“早安,鹤。”

抬头看了看时间,才想起今天是两人的休息日。鹤丸朝三日月怀里蹭了蹭,将两人的距离减少到无限趋近于零。三日月比鹤丸稍微高了一些,据体检报告来说是三厘米,高挺的鼻梁微贴在鹤丸的后脑勺上,细微的吐息如同微风,轻掠过鹤丸的后颈。三日月的锁骨略微硌着鹤丸,但胸膛坚实有力的肌肉透过薄薄的肌肤将属于三日月的温度一点一点地传给鹤丸,让鹤丸只觉得安心。虽然两人现在坦诚相见,但两人的关系早已经是无法量化的亲密,没什么值得害羞的。

因为窗外恶劣的天气,房间里的温度有些低。暖烘烘的被窝,三日月的怀抱,四肢乏力的空虚,鹤丸眯了眯眼睛,这样舒适的环境让之前六天都在高强度日以继夜的工作的鹤丸有些恋恋不舍。空气中,三日月房间里本身点着的香草香薰的气味,情事后的淡淡荷尔蒙,窗外下雨带来的清新,混合在一起,让鹤丸本就处于倦懒状态的大脑更加濒于再度沉睡的边缘。

“怎么,鹤还没睡醒吗?”

“嗯……我有点困。”鹤丸的上下眼皮略有打架的迹象。

“哈哈哈,甚好甚好。和鹤在一起体验名为skinship的事物实在是太美妙了。”

“才……才没有!”说时迟那时快,上一秒还在被窝里犯着起床困难症的鹤丸,下一秒就雄赳赳气昂昂地坐了起来,“你看,我还是很精神的!”

三日月的计谋成功,和往常一样微笑着看着逞强的白鹤。偶尔这样调侃一下,看着鹤丸吃下自己的激将法时的可爱模样固然赏心悦目,但鹤丸前些日子的劳累他还是知道的,虽然鹤丸在家中从来不提及。轻笑几声后,三日月也坐了起来,不过并不是准备起床。而是一把揽着脸色苍白的鹤丸,将他按回被窝里。

“再睡一会吧。”望着鹤丸脸上掩藏不住的倦色,三日月心中有些怜惜,把鹤丸抱得更紧了一些。

鹤丸看着三日月那双沉淀着天上明月的琉璃蓝色瞳孔,它们传递着主人的真诚和爱怜。心里即便还有不能被看扁的念头,身体却诚实地传达出疲倦的信息,他很快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窗外的雨仍旧下着,细密如丝,化入土壤,滋润着蓬勃的植物。

 

“……你怎么又赢了啊!”

两人裹着一层薄毯,窝在沙发上一人一个手柄,操控着电视屏幕上的人儿朝着对方刺去。这是之前狮子王向两人推荐的刀O乱舞的格斗版,鹤丸替自己挑了一个白发白衣的形象,而三日月则是选择了身着一整套平安贵族服饰的人物。曾经还被鹤丸吐槽说,这还真是老头子的审美啊,这么麻烦的衣服也不嫌打斗时麻烦。

结果是鹤丸大错特错。三日月一开始因为不熟悉手柄操作,只能防守,所以即使滴水不漏,但还是被善于使用策略点奇袭的鹤丸打得落花流水。

“嘿!被吓了一跳吧!”

“哈哈哈,鹤真是厉害呢,这么刁钻的角度也能打出来。”

“在后面哟。”

过了一会,他似乎是醍醐灌顶一般,行云流水的一套操作,加之三日月运气极好,每次都能触发带几率的连击状态,必胜无疑。鹤丸看着自己的人物被锁在屏幕的一角被对面的蓝衣贵族狂击简直欲哭无泪。

K.O.,player mikatsuki wins!

屏幕上出现了大大的一串红字过后,鹤丸哀叹一声,将手柄随意地扔在沙发上。“不玩了,好无聊……”

“嘛,算我输了也可以。”

“才不要!”鹤丸狠狠地瞪了三日月一眼,“你这个幸运max,为什么我就不能触发连击啊……这一点也不对啊,说好的几率呢?”

“哈哈哈,其实鹤要是能来一套普通攻击的话,说不定我就输了。”

“什么吗,你的防守那么好,我难道要啃你这块磐石做的骨头吗?”

“要是想啃也不是未尝不可。”

“我总觉得我们两个说的骨头不是同一个骨头。”

三日月微笑不语。

 

“快看,外面雨终于停了!”鹤丸小小地欢呼一声后,飞快地冲到玄关,趿着厚重的木屐就跑到了外面。

看着风风火火的白色背影,三日月感叹了一声“年轻人的活力真好啊”之后,不慌不忙地穿好木屐,倚在门框望着在外面蹦跶的白鹤。

 

天空中灰蒙蒙的低云之间露出了蓝色的缺口,阳光从低云的罅隙中投射而下,撞上樱花树上的水珠,溅起的七彩光辉将整株树木渲染得流光溢彩。距离停雨的时间还不是很长,空气中仍旧有残留的雨滴在游弋。灿烂的樱花树被雨水洗涤后落下了一地的樱花,将地面染成了淡淡的粉色,而三日月所中意的白鹤,见此美景忍不住沉溺于其中,在其间徜徉着,开怀大笑,殊不知周围的樱色也渐渐沁入他的身上,落下的樱花将他一点一点溶解在薄红的坡道上,让三日月产生了即将要失去这只仙鹤的错觉。他朝着那白色奔跑过去,成功地在白色彻底消失之前抱住了那只仙鹤。

摘下鹤丸额发间夹杂着的樱花,三日月就着鹤丸酡红的脸颊,亲吻着他的额间。

“鹤,我喜欢你。”

“……你还真是有够直接的啊老头子,把我吓了一跳呢。”鹤丸将视线移开到落到三日月肩膀上的一小朵八重樱上,假装对那精致的花蕊十分感兴趣。

“那鹤的回答是什么呢?”三日月哈哈大笑,没有理会鹤丸的四两拨千斤的回答。

鹤丸也笑了,认真地用手指捏起三日月肩上的樱花,将它摊在左手手心上给三日月看。“你都染上我的颜色了,我当然也喜欢你啦。”

 

金色的瞳孔带着挑衅的意味对上了那双有些发愣的新月,鹤丸捧着三日月的脸颊,与他唇齿交缠。雨后的凉风席卷起一片樱花的漩涡,包裹着紧紧依偎着的两人。

=====================================

求我此时的心理阴影面积

不说了我去虐盘电脑压压惊

2015-08-21 5 /
标签: 三日鹤
 
评论(5)
 
热度(40)
© Despawn Not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