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博不定期更新,对于同人文处于半A状态,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 名字是窗帘,头像里的那只异色瞳的小手套是本体
- 这里只是我一个用来发疯的小角落
- Twitter:@MetakoHe /邮箱:metako989@yahoo.ca
- 请务必阅读“我的食用说明”和“cp向说明”(pc页面可寻得)
 

Black Mail·序(三日鹤/背景向)

黑色邮件(什么你说有另外一个意思?嘿嘿。

黑道paro

庆祝今天我家姥爷满级。

这应该是一个系列,然而我怕坑……(有时间再写)本篇只是一个小小的背景而已(。)伏笔很多,但是没挖出来,逻辑上可能有点问题。

这可能是篇让人不太愉快的文。

---------------------------------------------------

夜晚下的深巷仅有微量的月光照拂,两边的建筑的墙壁上的石灰剥落,露出丑陋的水泥纹路,生锈的钢筋似乎已经有些弯曲,看起来已经摇摇欲坠。

“午夜十二点了哟。是好孩子睡觉的时间了~”

建筑旁边不和谐地燃起一簇小小的火苗,然后是烟草燃烧的嗞啦嗞啦声。丙烷火焰的淡蓝色火苗照映出旁边银发男子脸庞的大概轮廓,淡金色的瞳孔,白皙如雪的皮肤,整洁的白色西装。若不是手上的手枪,难以想象为什么这个人会出现在这样晦暗的角落里。

“看看,我抓住了一个夜不归宿的坏孩子呢。”

嘴上说的话虽轻松,但没有温度的瞳孔和微笑却是咄咄逼人。

 

“诶,真是不好玩呢,居然这么快就被发现了♪”被枪口指着眉心,少年只是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没有丝毫惊慌。晃了晃脑后粉紫色长发挽起的发髻,胭脂色的双眸同样冰冷。“而且我也不是小孩子啦,说不定我比你年纪还大哦?”

“说吧,这样惊喜的拜访,你们三条组这次又想干什么。”

“也没什么……三日月请你喝个茶而已。”

“哦呀哦呀,这可是吓到我了。三条家的boss纡尊降贵请我鹤丸国永这样的小人物喝茶。如果我说我不卖这个面子,是不是伊达组就会被血洗呢?”

“嘿嘿,我不认为你会拒绝呢。”

鹤丸顿了顿,小小地揣测了一下对方的真实意图。说实话,他并不想面对那只居心叵测的老狐狸。一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但站在伊达组利益的角度来说,三条家无论是怎样的龙潭虎穴,他也得领受这份“好意”。

三条组是这一带综合实力最强的帮派之一,行事风格低调,滴水不漏,就连警方也未曾真正捉住他们确凿的犯罪证据。至于伊达组,严格意义上并不是真正的黑帮,不过是鹤丸,烛台切和大俱利一时兴起弄的一个组织而已,更类似于杀手联盟一类。

像鹤丸他们这种高危职业,有三条组这个靠山在,日子能过得更舒适一些。思忖片刻后,鹤丸觉得对方向自己抛来橄榄枝,他暂时接受也没什么吃亏的。

“好。那什么时候。”

“现在~”说时迟那时快,今剑突然抬手,抓住了鹤丸的手腕。鹤丸感觉手腕被蚂蚁噬咬了一口般的感觉之后,整个人开始昏昏沉沉地睡去。

果然……

 

风吹过的沙沙声,吊灯摇晃的吱呀声。

鹤丸猛地惊醒,发现现在整个人陷进了陌生的柔软床铺里。

糟糕。心里警铃大作。

正当他脑海中盘算一套如何逃跑的方案时,旁边一个温润的声音带着笑意道:“醒了?”

既然被发现了,鹤丸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房间里的光线非常柔和,空气中还有一点淡淡的冷香。就他现在的角度来看,各种布设以及搭配也十分得体,没有冗余或过于繁琐的东西。

“在思考怎样逃跑吗?别怕,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能够从今剑手中抢走人。”

这句话的意思是现在自己是在三条?

“真难得呢,在三日月口中听到夸赞我的话。”是今剑的声音没错。等等,三日月……?

 

鹤丸扭过头去,只见一个双眸含月的男子正端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笑盈盈地看着他。旁边是今剑。那有着漂亮瞳孔的男子看来是三日月没差了。

确认自己无虞后,鹤丸对自己这样被强行“请”来的安排表示十分不满。“你们三条的待客之道也不过如此,这还真的吓了我一大跳呢。”

“哈哈哈,我是怕鹤不配合。”

鹤……?这么亲昵的称呼烛台切都没有用过。

“别套近乎了,你们到底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这么大费周章不会就为了让我见识一下三条的招待所是多么地舒适吧。”

“我们是为了谈合作的事宜,不是吗?”

“好吧,合作。你想怎样合作?”

“帮我保护一个人。”

“哟,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呢。雇杀手来保护人,你确定你不是杀人么。”

“不是哟,而且这个人你也认识。”

“谁?”

“狮子王。”三日月把玩了一番今剑放在桌面上鹤丸的手枪,慢悠悠地说道。

“他的话可以。”

“真爽快呢。”

“我不喜欢拖泥带水。”

“不谈谈报酬么。”

“你们开什么价?”

 

鹤丸注意到,今剑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房间。三日月站了起来,走到了床边。“我。”

他双手抚摸鹤丸的脸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鹤丸的瞳孔。鹤丸没有退让,但是没有反抗。他一动不动地端坐在那里,任凭三日月亲上他的嘴唇,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异常激烈的舌吻。两个人就像热恋的人一样,毫不忌讳地交换着唾液,似乎十分钟前的剑拔弩张的场景完全不存在一般。

就当鹤丸主动伸出手抱着三日月,而三日月的警戒心有所松懈时,他看到鹤丸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寒光。一个重重的反手的手刃击上了三日月的肩膀处,原本还在鹤丸耳垂间流连的绀蓝色瞬间被他推开,一把抄起桌子上的手枪和搭在凳子边缘的衣物跳出了窗户。

他这番动静当然惹来了守卫系统的全面注意。快速检查了一番,确认三日月没有拿走他的东西之后,鹤丸像闪电一样,朝着住宅的后墙飞奔而去。

他绕过一个又一个守卫,尽可能安静地潜出这栋住宅。他感到有些疑惑的是,在这里的守卫并不是特别多。

要么,这是三日月故意减少了警卫;要么,这里是三条家成员日常住的地方。

这两种可能性听起来都有些荒唐,三日月凭什么对他这么信任,把他带到了自己住的地方。放水的话,鹤丸认为这是正解。要是三日月没料到鹤丸会有逃跑的可能性,他也不配做三条组的头脑了。

然而三日月为什么故意减少警卫,鹤丸觉得也许是为了表明合作的诚意。三条家不可能赤字危机到连几个警卫都请不起吧。

 

但是一想到自己刚刚为了逃脱而不得不被占了便宜,鹤丸就气不打一处来。虽然之前杀手训练时早已被传授过相关内容,也明白这一天是迟早的事情。他不想触及记忆里那时自己是怎样被迫的经历,他发誓除了那一次之外决不再让其他人沾染自己的身体。至于那个强迫自己的人,鹤丸发过毒誓,必须亲手手刃此人。

最后一颗拦路石被他用自己的太刀的刀背敲晕后,立即打开了藏在刀柄里的微型通讯器,让烛台切他们知道自己的位置后,钻进大路两旁的森林,悄悄地逃跑了。这栋建筑似乎只是在城市偏远的一角。一路上紧张地谛听着周遭的动静,看看有没有追兵。

 

走着走着,他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开阔地。突然,前面突然亮起了车灯,光线的骤然变化让他的眼睛有些不适应。手上紧紧攥着自己的刀,做好了战斗准备。

“哟,这不是鹤丸吗?”面前的人是笑面青江。这人是一个黑白通吃的人,专门为人疏通渠道。他此刻出现在距离三条地盘这么近的地方……

鹤丸的警惕心越来越重了。

见鹤丸的敌意似乎很重的样子,青江笑了笑。“我只是刚刚在他们那里卖完情报而已,不用这么戒备我吧。”

“当然,我可是刚从三条家里跑出来的逃犯。怎么,要把我捉回去领赏吗?”

“我自认为打不过你,而且我没有必要为三条做这么多。”青江的语气似乎是在谈论明天的天气如何那样的轻松,“既然你和我这么有缘,我送你回市中心一程。”

“好吧。”

笑面青江这个人虽然狡猾,但他的承诺从来都不会落空。

 

这桩生意也不知道是谈成了还是没谈成。狮子王固然是操纵金融的天才兼好手,但也不用三条特地雇人去保护他吧。现在这样只能说明他有在为三条工作。三日月为什么一上来就开这么劲爆的价码?难道自己身上有什么秘密?

今天得到的线索有点多,零零散散,看来回去要找光忠他们商量才行。

鹤丸揉了揉眉心。

 

--------------------------------------

私心让小狮子打了个酱油。

一上来就kiss,我真污。

只想写帅气的姥爷,但是没写出来的样子。爷爷你什么时候回家啊(One face octanoic acid



2015-09-05 9 /
标签: 三日鹤
 
评论(9)
 
热度(49)
© Despawn Not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