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博不定期更新,对于同人文处于半A状态,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 名字是窗帘,头像里的那只异色瞳的小手套是本体
- 这里只是我一个用来发疯的小角落
- Twitter:@MetakoHe /邮箱:metako989@yahoo.ca
- 请务必阅读“我的食用说明”和“cp向说明”(pc页面可寻得)
 

黄昏の影絵(1)(故事向/糖/三日鹤)

-糖!好甜的糖!

-活动背景

-我假装自己有爷爷

-作业BGM是秋山裕和的《黄昏の影絵》。这首歌有些悲伤。链接点我

-----------------------------------------------

 

本丸的作战会议室中,面纱中的审神者盯着墙上大大的一幅“静”的书法,坐在房间里的刀剑不发一语,静静地等待着前方胁差队伍从秘境传回的战况。最近发现的秘境据传是个充满着许多未解之谜的,祸福相依的地方。它是远古被折毁的刀剑的怨气集聚,玷污了一片天地灵气所聚之地,各种力量相互交错混杂之后的产物。

再怎么说,曾经也是一个钟灵毓秀的地方,据一些狂热的探险家们的描述,紫色迷雾下,奇花异草间,藏匿着许多稀有的石头。这些石头在灯光下有着迷幻的折光,而且似乎有增强空间稳定性的作用。为了维持各个本丸的稳定,议会决定让各位审神者外出寻找这些被称作‘玉’的石头,还不惜抽调了一些稀缺的资源来悬赏。

 

里面的敌人都是一些零散的怨灵,因此比起时间修正者们来强度小多了,检非违使的魔爪也尚未触及。但是一旦遇到相同的两组怨灵,第二组怨灵就会认出自己的同伴所遗留下的怨气,然后发狂,获得极强的精神力加持,根本无法战胜。好在上面的元老们对这些怨灵进行了干涉,持有通行手札让怨灵并不能真正地伤害到刀剑,刀剑们仍旧需要抗住怨灵的精神攻击,为此他们可能会疲惫。而通行手札只能使用一次,一离开秘境,手札就会变作一张普通的小木牌。

据可靠的情报来源,秘境的精神力是径向的放射状,即是一个个同心圆,最中间的圆里的精神力是最强的,怨灵们也多数在此集聚,因此极易遇到他们。但是,那中心又是藏有最多石头之处,而且据观测,已经确定这种精神力的发散,是类似台风的形式,即中心的精神力十分接近于0,或几乎稀薄得不存在。在那里,审神者的能力能把刀剑召唤回本丸。

 

而现在这个本丸,先遣部队已经将大部分的秘境探了个七七八八,只剩下最危险的中心区域及次外层。从次外层开始,险象环生,稍有不慎就会被发狂的怨灵们击败。前几次对次外层的探索都以失败告终。现在,会议室里安静得能听见远处山上的猫头鹰的咕咕声;一干刀剑和审神者屏住呼吸,期待着胁差队伍的好消息。

 

突然,外面的走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是近侍一期一振。门被推开了,他脸上带着喜悦的微笑。“主君,我们这次成功了。”

审神者长出一口气,跌坐在旁边的坐垫上。长久以来的精神紧绷让她觉得自己似乎就在遭受怨灵们的精神攻击一样。刀剑们的安危,通行手札对本丸经济的消耗,获得的‘玉’的数目……她勉强打起精神来,吩咐胁差队伍去休息,展开中央区域的地图和其余的刀剑商量起了下一步的计划。

 

“这就是中心区域的通行图了,可以看到里面的路九曲十八弯,虽然可能获得更多的‘玉’,踩到陷阱和遇见敌人的可能性也是随之上涨。胁差队伍的必杀值高,遇见加强敌人也能让他们溃退,但他们很容易踩到陷阱,到时候和徘徊在回城点附近的怨灵的战斗中很有可能会落败。思考一番后还是决定让太刀和大太刀为主胁差为辅的队伍上阵为好。”

“所以,明天出阵队伍是:三日月,鹤丸,萤丸,骨喰,鲶尾和一期。今天大家都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晚上,三日月洗漱完毕回到房间里时,鹤丸正在剪烛芯。三日月凑向前,从背后抱着他,握着他拿着剪刀的手,鹤丸没有说话。

“睡觉吧,鹤。”

“……三日月。”

“嗯?”

“明天的秘境之行会怎么样呢。”

“哈哈哈,鹤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哦呀,我还有得选择吗?非要让我选的话,我选择听真话。”

“我觉得我们这场战斗可能并不那么简单。秘境于我们来说是极其陌生的存在,只有一张大概的路线图。而那些存在了千百年的怨灵,在期间徜徉了不知多久,恐怕那里的风吹草动,他们都会知晓。”

“还有能把天下五剑大人吓到的战斗吗?”

“嗯,好像也是呢。不过如果鹤和我一起出阵,我觉得我的胜率会大幅上涨呢。”

“有趣,为什么?”

“因为是鹤啊。”

鹤丸这才反应过来他又被三日月调侃了,脸上不自觉地发烫。他推了三日月一把,“别胡说了,快点睡觉。明天一早就出发了。”

“哈哈哈,如此甚好,甚好。”

------------------------------------

最近忙碌了起来,要刷化竞,还要挣义工小时。

更新频率会很慢。

十分抱歉(土下座

2015-10-03 /
标签: 三日鹤
 
评论
 
热度(21)
© Despawn Not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