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博不定期更新,对于同人文处于半A状态,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 名字是窗帘,头像里的那只异色瞳的小手套是本体
- 这里只是我一个用来发疯的小角落
- Twitter:@MetakoHe /邮箱:metako989@yahoo.ca
- 请务必阅读“我的食用说明”和“cp向说明”(pc页面可寻得)
 

#颜色15题#片落之灰(ひとひらの灰 )|CP:葱橘|

-1-
少女放下了手中的钢笔。
窗外,夕阳的余晖透过山脉,在稿纸上剪下一片风信子花的灰影。

称之为「灰影」……
是因为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颜色的认识仅限于灰度范围吧。


从那以后就是这样子了吧。
小时候的一场车祸。
虽然没有被这场飞来横祸夺去眼前的光明,但是眼前的世界全部成为了灰色。太阳天空云彩彩虹建筑水池植物动物……都是灰色。就连镜子里的自己,那原本令人啧啧称羡的青葱色的长长的双马尾,也变成了灰色。

就连随意地在画室的地板上抄起一支颜料——
“茜素红”
挤出来的,仍然是「灰色」。
那令人感觉绝望的像木柴灰的颜色,比喻颓废和失望的,
片落的灰色。

烦躁?抑郁?失望?
不,这些都无法描绘自己的心情吧。患上了这样可怕的痼疾,自己小时候要成为一名画家的梦想从此化为泡影。
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啊。

-2-
学校里的人都把我视为怪胎。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不过……有一个人例外。戴着大大的白色蝴蝶结,齐耳的「中性灰」的短发,大大的「浅灰色」的眼睛,永远向外辐射出快乐的微笑——这个第一印象给人一定是乐天开朗名叫镜音Rin的女孩子。

“Miku早上好~”
“Miku今天要吃什么呢?带葱蛋的乌冬面么?”
“我们坐那里吧w那里可以望到整个操场呢~”
……

经常都是这样。
饭堂一隅,葱发少女静静地吃着饭,对面有一只金发少女不亦乐乎地描述着各种物体的颜色。
窗外,细碎的几缕阳光透过参天树木的枝桠间的缝隙,洒落在窗棂之上。反射角一侧的阳光在白色的瓷砖上勾勒出这两个少女安详的剪影。

-3-
在那个少女的鼓励下,自己放弃了成为画家的初衷。取而代之的是成为作家的梦想。
大学毕业后给很多出版社投了稿,但是都被退回来了。原因无非是新人作品,没有出版商愿意冒险。
自己虽然与Rin合租一间小公寓,但是房租与各种琐碎的事务都是她在打理,经济来源也是依靠她文学编辑的工作。单方面微薄的收入无力支持两个人的生活,自己与她一度十分拮据,一天甚至只能吃两顿。其他的,Rin经常咳嗽,却不能去买药。
“啊啦~Miku酱不用担心呢。就当是减肥好了。”
“我相信Miku酱一定能写出很好的书来的!文学功底那么好不写书太可惜了哟。”
我却什么也帮不上,真是个废柴。有时真的这样埋怨过自己。

Rin告诉我,“我们今天要去郊外玩哦。主要是陪Miku散散心啦。”
到达郊外,她却像个小孩子一样到处乱跑,真不明白到底是谁陪谁散心呢。
“Miku~快看!那是黄色的风信子花!”
抬眼望去,却是一片「灰色」的花海。娇俏玲珑的一朵朵小花,犹如百合的缩小版,紧凑地凝聚成一个球状。
“Miku知道吗?我听奶奶说,黄色的风信子花的花语是‘幸福’呢。所以Miku也不要灰心,要幸福地生活下去呢。”
“知道了啦。”
“那我们来拉勾勾。”
面前,风信子花簇拥下的金发少女,微笑着,宛若是天使降临。

“无论发生什么事,是贫穷还是富裕,都不准灰心丧气哟。”
就这样,与天使签订下了永恒的契约。

-4-
自己的每一册手稿,她总是细细地阅读,不时地在上面做着批注。很快,一本厚厚的手稿上,除了原本黑色的细长笔迹外,嵌满了「浅灰色」的娟秀的蝇头小字,据Rin说,她用的是橙色笔。

望着眼前黑与「浅灰」的圆舞曲,忽然在心底冒出一丝灵感。
自己为什么不写写与Rin的故事呢?书名就叫做……《风信子花的故事》。

“A huge success.”
一位外籍日侨出版商看上了《风信子花的故事》的稿子,答应在他的出版社里试试看。没有想到,书本刚一出版就被清扫而空,不得不紧急加印。
出版商一月前的邮件,只有上述短短的三个单词,却让自己的心激起了千层浪。是的,随之而来的,是一封厚厚的装满了稿费的信封。
终于……成功了呢。你看见了吗,Rin。

-5-
两月前。
我却什么也帮不上,真是个废柴。再次这样埋怨自己的时候是在医院中,少女被送来的时候早已经是奄奄一息。
怎么会呢……!
急性的脑血管瘤破裂。 
如果自己当初能争气一点早日写出好的书,获得了稿费就不会让Rin这么辛苦了,也就不会这样了……如果当初坚持自己外出去打工,也就不会这样了……如果……
而新书还在出版中……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即便从朋友那里募捐到了足够的钱,仍旧没能挽回Rin的生命。

-6-
面前是一座小小的墓。
抚摸着墓碑上那张小像,戴着大大的白色蝴蝶结,齐耳的「中性灰」的短发,大大的「浅灰色」的眼睛,永远向外辐射出快乐的微笑,正若初见。
向出版商要的第一本印出来的样书,被轻轻地放在了墓碑前的石板上。
“Rin,看见了吗?我……没有辜负你的期望呢。这本书很成功,已经是畅销书了。你知道吗……刚刚出版的时候还要紧急加印呢。还有,我很想……”
最后的言语被哽咽在喉咙中,怎么也说不出来。而眼前早已经被泪水搅和得一片模糊。

……
自己在这里睡着了吗?
睁开眼睛,却发现面前有一个小女孩。“请问您需要风信子花吗?”
风信子……吗?
“是的。请给我黄色的风信子花。”

Rin知道吗?我听别人说,黄色的风信子花的另外一个花语是,
与你相伴很幸福 。

 
评论
 
热度(1)
© Despawn Note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