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博不定期更新,对于同人文处于半A状态,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 名字是窗帘,头像里的那只异色瞳的小手套是本体
- 这里只是我一个用来发疯的小角落
- Twitter:@MetakoHe /邮箱:metako989@yahoo.ca
- 请务必阅读“我的食用说明”和“cp向说明”(pc页面可寻得)
 

#Etihw×Kcalb#阳光灿烂的午后

黑白城。

午后的悠远的阳光透过侵染白云,刹那间白云犹如鎏上了一层华贵的金箔。黑白城中的喷泉水汩汩地聚成一朵明丽的水玫瑰后又落下。随风而来的花瓣飘落,在下方澄澈的水中荡漾起圈圈波纹,犹如少女脉脉含情的眼波一般。

望着对面微笑着的Etihw用她那削葱般的细长手指把黑色的主教斜推了三格,Kcalb如同蛋白石一般的白色瞳孔里满是懊恼。

“将你国王啦~”

本来被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可是……!

观望黑白棋的战场,现在自己那可怜的白国王向前走会被她的城堡吃住,向后走会被她的骑士将,向左走会被另外一只主教干掉,向右走虽然能解暂时之围但是下一步就会被她的皇后给……

一句话,执白的自己陷入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已经不能用糟糕来形容的甚至连糟糕用在这里都成了褒义词的境地----

Etihw设下几个陷阱来让自己以为胜券在握,结果派去的大军不仅被她凶悍的皇后尽数收拾。而且现在她利用迂回战术,包抄了自己的后方,胜利早已经易主了。

现在真想用平时自己喜欢的粗话骂几句。

“你怎么又赢了啊啊啊!”Kcalb几欲掀桌。

“你笨呗。”望着面前第无数次落败而炸毛的魔王,Etihw心情一阵大好。

“我才不是笨呢!”

无视某魔王抗辩的咆哮,“嘛根据之前的约定,这周Wodahs做的提拉米苏都是我的啦。”Etihw语不惊死人不休地特地在“提拉米苏”上加了重音,直戳Kcalb的痛处。

果然,很快对面的脸色就变成了没有搅匀的黑加仑冰激凌一样,可似乎打死也不认输。“这不可能!你一定是使了什么暗招吧。还我提拉米苏!” 

“要输的起啊兄长。”一旁观战的Wodahs额头上不禁挂一滴冷汗。

Etihw大人想的这个保护兄长的牙齿的方法虽然好,但是这样禁止他吃甜食无异于要了他的命,真的没问题么。毕竟,人为财死,兄者为甜食亡。

“你们仗着天使多来欺负恶魔了!”

望着泫然欲泣的似乎是心爱的玩具被抢走了的小孩子一样塌在桌子上捶打着棋盘的Kcalb,一丝笑意爬上嘴角。莞尔间轻挥衣袖,一小块令人垂涎欲滴的草莓蛋糕便出现在棋盘脚画圈圈的Kcalb面前。

“好啦不逗你了。给你块草莓蛋糕,别哭了啦。”

草莓蛋糕,专治小孩,不,魔王Kcalb炸毛傲娇哭泣怨念之症,并有奇效。盘旋在输棋的Kcalb之上的低气压瞬间消散,草莓蛋糕那魂牵梦绕的身姿倒映在那双水汪汪的蛋白石之上。

他小心翼翼地用叉子挑出顶端的草莓,虔诚地剔除干净其上的忌廉后,轻轻地置放在盘子的边沿。然后,缓缓勺起一块蛋糕,平缓地送进嘴里,像谨守餐桌礼仪的文静的少女一样。

却在这时,Etihw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一只手,轻巧地捏起盘子里的草莓,丢尽嘴里瞬间嚼碎咽下,不以魔王有反应之机。待Kcalb反应过来,草莓已经魂归恶作剧成功的Etihw的消化系统了。

“你,你讨厌……还我草莓!”看见自己心爱的草莓死于非命,Kcalb的粉拳随即出击,打向那只计划通而在一旁大笑的天神。

“我都说过了咯~~下棋的目标是----没有蛀牙!草莓那么甜所以不能给你吃。真是狗咬吕洞宾啊。”

“你说谁是狗啊!!!”

“谁问我我就说谁。”

这真的是一个阳光明媚而和谐的午后啊。----摘自大功率灯泡天使长的日记。


 
评论
© Despawn Notes|Powered by LOFTER